小小虾

点点:

但窥眉上冬 拂去纸上玲珑
且慢展毫头 命痛分两重
穷追一个梦 平生险绝不可说
情怀也无多
用黄昏酿酒 醉鼓乐春秋
恰也道灵魂再老也平庸
多哀痛 够撑得起这枯荣
一个人月圆几回才算真勇

锦心绣口却偏化浮鸿
只揽心一个我 抵万千荒洪
眉霜凝成冬
便废我诗身颠倒难至情浓
历眼不过蜃景皆投空
敢对千人一众 称颂
年深月久 行吟成风


抖落眉上冬 拈作山河相送
点盏琉璃火 折三尺冰冻
浮名早沉旧 多情之腑藏于胸
同晨昏抱拥
捉惊艳瞳孔 踏耳后狂风
独自天性赐我来世沉默
愈攥紧 老去情怀愈无用
一个人月圆几回才算真勇
锦心绣口却偏化浮鸿
只揽心一个我 抵万千荒洪
眉霜凝成冬
便废我诗身颠倒难至情浓
历眼不过蜃景皆投空
敢对千人一众 称颂
时代汹涌 反刍成风
挥墨扑空 引咎拨冗 敢一瞥峥嵘
独饮千钟 浮名愚弄 折山河相送
挑手呵就 滔天荒洪 将蜃景收拢
命痛两重 一梦寿终 眉上凝成冬

 

UU:

希望南京一直这样好天气

叫嚣着要忘记的人,总是最放不下的那一个

点点:

 

 

 

天晴了 又下雨了
人来人往 聚散的匆忙
心怀期待的人还在等待
攒满失望的人已离开
谁怂了 谁眼睛红了
失无所失 计较着什么
分别后的难过都是依赖
无法相拥的人要好好道别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我走了
谁怂了 谁眼睛红了
失无所失计较着什么
分别后的难过都是依赖
无法相拥的人要好好道别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我走了

点点:

    

“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蔡依林的版本也好听
好吗一句话就哽住了喉
城市当背景的海市蜃楼
我们像分隔成一整个宇宙
再见都化作乌有
我们说好决不放开相互牵的手
可现实说过有爱还不够
走到分岔的路口你向左我向右
我们都倔强地不曾回头
我们说好就算分开一样做朋友
时间说我们从此不可能再问候
人群中再次邂逅你变得那么瘦我还是沦陷在你的眼眸
好吗一句话就哽住了喉
城市当背景的海市蜃楼
我们像分隔成一整个宇宙
再见都化作乌有
我们说好一起老去看细水常流
却将会成为别人的某某又到分岔的路口
你向左我向右我们都强忍着不曾回头
我们说好下个永恒里面再碰头
爱情会活在当时光节节败退后
下一次如果邂逅你别再那么瘦
我想一直沦陷在你的眼眸
这是无可救药爱情的荒谬

点点:


 那些消失的岁月,仿佛隔了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

一起旅行:

mokochen:

尘世烟火里的和顺古镇

hasselblad 500c/m

(repost for different layout)


十一月初的腾冲,雨季刚结束不久,白日里暖阳高照,早晚却已有了寒意。

我们住在和顺古镇的深处。客栈在山坡上,每日踏着青石板路往山下走,路边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早起出门,卖松花糕的大妈都还没开始摆摊,经过洗衣亭和荷花池,睡眼惺忪地前往古镇另一头的民居和集市。呼吸着晨间清冷的空气,尚无游客盘桓的古镇宁静而恬淡,我突然觉得早起也可以是件幸福的事情。

据说和顺古镇这面湖底有温泉,所以才会在寒冷的清晨氤氲出雾气。我们并未刻意计划拍湖景,原本只是打算赶去镇上集市品尝传说中的稀豆粉,然而途径此地却被眼前美景所吸引。待得拍照完毕,洗衣亭前浣洗衣物的村妇也已离去,太阳高高升起,驱散了一湖晨雾,卖松花糕的大妈摆好了摊位,而垂涎许久的稀豆粉也早已售罄。兼具吃货和摄影爱好者的人生总是陷入两难的境地,需要懂得如何取舍。

因为随身携带的是感光度100的胶卷,于是计划着第二日清晨用ISO400再拍一回。然而天色却有些阴霾,湖面的雾气也不够理想,我们只好无奈放弃,却得以早早到达集市吃上了美味的稀豆粉和豆沙粑粑。

世间的事便是如此,失之东偶,收之桑榆。遗憾和惊喜,皆是旅途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早晨八点左右是集市最热闹的时候。新鲜的蔬菜和肉类摆放在狭窄的街道两旁,当地人和游客熙熙攘攘穿行其间。我们决定抛弃旅行攻略,凭着自己的直觉去发掘美食。跟当地人一起围坐在小矮桌前,颇有六、七十年代风格的破旧搪瓷盆里盛放着美味的稀豆粉,学着当地人的样子用粑粑蘸着稀豆粉吃,别有一番滋味。最意外的惊喜是豆沙粑粑,豆沙被均匀地揉进糯米里,放置一夜后再用炭火烤热,外脆内软,实在是美味!

饭后抱着相机边走边逛,看小巷里居住的人们各自忙碌。非常幸运的,晨光里的这个画面撞进了我的取景框。与美丽的风景相比,我其实更爱这俗世的人间烟火。

初冬的腾冲天气大好,我们没有匆忙赶往各处景点,反而闲适地在古镇里漫步。走走停停,喝一杯咖啡,品一盏红茶,再尝一份鲜花饼。傍晚时分坐在湖边,就着晚霞和眼前美景下饭,从日落吃到星星挂上了天幕。我们太过留恋那四川盆地里见不到的冬日晚霞,总是挨到夜色完全降临才摸黑走回山上的客栈。有巡夜的人用扩音器反复播放“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提醒,路旁漆黑竹林里偶尔传出的莫名声响让我们胆战心惊。忍着满身疲惫,屏息快步疾走,直到看见客栈门口的大红灯笼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待回头望见山下星星点点的灯火,一切恍如梦中。

梦里不知身是客,我不知为何竟会生出这样的感慨。大约最美的东西,往往都不是刻意寻到的。所以,我爱和顺古镇的凡俗生活和尘间烟火,更甚过如画的风景。


点点:

要想走进一个女人的心里,光有喜欢和爱是不够的,你必须要懂她:要懂她逞强里的柔弱,给她精神上的支撑;要懂她快乐里的忧伤,给她心灵上的呵护;要懂她的蛮横不讲理,准确回应她眼中的期盼;要懂她心路走向何方,和她风雨中一起走……她的要求其实也不多,她只是想找一个完全懂她的爱人。